從「老李登輝」看香港的「小李登輝」 | Forum

Admin
Admin Aug 4 '20

香港01: 從「老李登輝」看香港的「小李登輝」


撰文:于品海


第一次「接觸」李登輝是1994年讀到司馬遼太郎為他做的訪問,認定他是一個奸詐、狡猾而且危險的政治人物,只會引領台灣走向「台獨」,在《明報》社論發表了對他的嚴厲批評。幾天之後在飛往北京的航班上,遇上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張浚生,談起這位台灣總統,張浚生認為我的批評太過了,當時中共對他顯然還有一絲幻想。


李登輝去世了,而台灣今天已經不再一樣,內部嚴重分裂是它的政治現實,兩岸人民對統一的認知也發生了轉變。數百萬台灣人與內地關係緊密,不是在內地讀書或就業,就是配偶來自內地,頻密往返,很多人甚至以內地為主要居住地;企業之間的交往也已經無法分割,大多數台資已是「紅色產業鏈」的一環,鳳梨(菠蘿)是台灣水果最大的出口種類,有97%出口到大陸,而台灣超過百分之四十總出口的目的地也是內地。然而,在李登輝主政年代出生的台灣青年,他們今天的主流意見卻是兩岸區隔,認為兩岸「一邊一國」,雖然沒有人知道它如何實現,但就是堅持這樣的認定,而且通過網絡手段攻擊不認同他們的觀點。台灣政客很懂得利用民粹手段爭取選票,民進黨是操弄輿論的高手,這種「主流」民意自然讓它成為獲益者,不斷曖昧地以「維持現狀」、「中華民國台灣」等不倫不類的政治囈語,蒙蔽那些憑着感覺往前走的「覺醒青年」。現實上這種偷換概念是奏效的,至少蔡英文已經連任台灣總統,民進黨第二次完全執政。


香港有一堆「小李登輝」
無論台灣未來如何發展,「兩岸統一」都是唯一的終站,究竟通過和平還是武力手段,或許只在政治家的一念之間。如果能夠實現和平統一,必然是因為政客們失去了玩弄民意的本錢或土壤,它最符合兩岸人民的利益,就好像當年英國政府不在香港回歸問題上故弄玄虛。如果要通過武力手段,那是中國人的「不幸」,但承受最嚴重後果的,一定是玩弄政治的政客,他們將會被法律和政治消滅在歷史的進程中,成為兩岸人民「不幸」遭遇的祭品。到時候,香港人必將為香港不用經歷這種災難而感到欣慰。


可惜,近年香港也身陷相類似的政治「不幸」中。我們沒有「李登輝」,而是有一堆「小李登輝」,他們以為可以依靠狡辯和野蠻的勇武行為,讓香港發生自己想像的政治變化。不過,「小李」們沒有「老李」的本事,無法像他那樣長年潛伏在國民黨的封建體制之內,伺機而動。在香港的無序和躁動中,「小李」們早就將自己的弱點完全暴露,中央政府不需要用上武裝力量,更不用出動航母與導彈,只需要動動手、預備幾份文件,就將其中的「港獨」輕鬆取締,更將幻想自己是李登輝的無知政客逐一從體制內攆出去。


香港政治的躁動當然不會就此消失,其他問題也不可能就這樣解決,但那些在過去二十三年裏一邊抨擊中央政府「專制」、一邊以為可與其一搏的「衝衝子」,到頭來是自取其辱,一敗塗地。這是因為中共的城府夠深,還是抗爭派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看得清的事實是,他們以為可以狐假虎威,仗着英美的撐腰和街頭暴力壯膽,在香港事務上高談闊論、裝腔作勢,其實只是「鼠假狐威」,站在後面的甚至只是狐狸的影子。這又能怪誰?恐怕只能怪自己就像漫畫中的虛幻角色,本以為是颶風,最後連作為讓人傷風感冒的一抹秋涼都說不上。


政治是權謀,是力量之間的博弈,這是政客應有的初階認知。沒有人可以快速成為政治天才,權謀和力量並非與生俱來,必須通過浴血沙場的考驗和實踐積累,才能真正獲得;就算是天生麗質,如果不知道如何呵護,很可能只是霎眼嬌。當我看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擺足姿態接見羅冠聰,心裏一陣感觸——又一個無知「小女子」自以為天生麗質,連被狡猾的政治流氓「調戲」都不自知。為什麼年輕人如此容易被偉大謊言所迷惑,連高高翹起的狐狸尾巴都看不見?可是,當上了年紀的政治人物亦同樣愚蠢,我們又如何怪責年輕人?或許陳方安生和李柱銘等應該坦誠告訴後輩,自己花了幾十年去討好這些外國政客卻依然一無所獲,年輕人應該更有智慧,比老一輩更早察覺到在關懷和微笑背後的陰謀和蹊蹺。


台港都淪為美英棋子
台灣和香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卻不完全一樣。如果英國人真的認為幾份不平等條約是有效的,就不應該「離棄」香港,而是應該一如當年不遠千里,動用軍隊和戰艦「光榮」地保護靠近阿根廷的福克蘭群島。然而,當戴卓爾夫人在人民大會堂被鄧小平訓斥之後,她也只能坦誠告訴香港人,大英帝國必須離開這個自己用槍炮霸佔的地方,可恥的是這些道貌岸然的英國紳士當年連讓普通香港人移居英國的姿態都吝嗇。


美國人對台灣一樣虛偽,他們首先斷絕台美關係,現在卻貓哭老鼠,將話說得漂亮,一些政客開始擺擺「協防台灣」的姿態,但絕不提出派兵駐守,更不會像北約那樣,出錢出力。既然如此,蔡英文是「吹着口哨走夜路」,還是也被美國人欺騙了?我對這位總統的「忍辱負重」總有些許憐憫,明知道是在被美國政客玩弄,卻無法不配合演好這齣戲,或許她的訴求只剩下要保住總統大位以及無數黨內同志的榮華富貴。


香港抗爭派的「國際線」何嘗不是如此,他們真的認為英國和美國會為了保護他們的利益,不惜與中國撕破臉嗎?西方國家只是在那裏虛晃一槍,為的是做好圍堵中國的大戲,轉移自己國內民粹力量的視線。美國珍惜出售大豆和玉米的機會多過香港抗爭派的命運。西方國家或許會歡迎幾個或者幾十個香港「政治犯」做自己的花瓶,除此之外,年輕的抗爭派從狡猾政客手中能爭取到什麼?他們是否應該稍作檢討,不要到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


最近一個多月香港發生了不少事情,《港區國安法》的制定,讓一眾「自決」、「港獨」組織即時解散,抗爭派還未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繼續在炫耀「墨落無悔」,結果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參選立法會的念想短短幾天就被蒸發掉。就好像李登輝苦心營造的台獨生態即使已經成型,但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也不敢為自己念茲在茲的「台灣共和國」正名,只能每隔一段時間空喊「東奧會正名」、「華航正名」、「護照正名」,繼續操弄民意,繼續蹉跎台灣的歲月。李登輝活了足足97歲,卻連一個台獨願望都沒有實現,但他算是幸運的,至少不像香港的抗爭派,「35+」的攬炒大計一轉眼就被中央一紙公文變得「灰飛煙滅」?


狡猾的列根荼毒了美國
在記憶中,比李登輝還狡猾的政客還有一個,就是被保守派共和黨人高度讚譽的美國前總統列根。他被視為鬥垮蘇聯的民主鬥士而聞名於世,但在美國,一些人認為「列根經濟學」才是他萬世流芳的政績。事實上,如果沒有戈爾巴喬夫,美國或許還在繼續與蘇聯這個冷戰對手周旋。對歷史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戈爾巴喬夫是蘇聯瓦解的始作俑者,真正打倒蘇聯的是它自己的橫徵暴斂,美國沒有那個本事,列根只是剛好在場的旁觀者而已,但一個在雨中路過的騙子竟然讓遭受乾旱的人們相信他為世界帶來了雨水。


狡猾的政客當然熟悉如何收拾殘局,竊取時勢為自己提供的機遇。列根經濟學更是穿着經濟外衣的政治噱頭。它是今天美國過度金融化和嚴重分配不公的結構性源頭,美國的次按金融風暴,以致到今天依然無法擺脫的債務陷阱和嚴重的產業失衡,都可以從這種經濟思想中找到土壤和理論虛構。特朗普和小布殊只知道用減稅和印鈔來解決經濟問題,民主黨的克林頓和奧巴馬對此更是毫無認識,繼續鞏固去工業化的惡果,這都是列根經濟學的遺傳。


一直以來,少有學者會如此評價列根經濟學,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 (Joseph Stiglitz) 就是寥寥無幾的一位。近年一批反對放任市場和重視分配的經濟學家終於冒起,左翼經濟思想在美國開始普及,特別在年輕人群體中得到迴響,他們強烈呼喚公平正義。


為什麼狡猾政客的惡劣行為如此難以被發現?是因為他們懂得欺騙,還是人民實在無知,看不透政客的偽裝,抑或自甘被利用?李登輝今天甚至被冠以「民主先生」的美譽,列根也算得上是受到極高榮寵的美國總統,香港抗爭派也收穫不少年輕人的支持。他們雖然各有不同,卻同時被帶上光環。諷刺的是,這個光環就好像教堂裡蠟像頭頂的光,根本不代表什麼,與小說家的創想無異。「推翻」極權和「再造」繁榮的列根、為台灣「開創」民主的李登輝、為香港人「出了一口怨氣」的勇武抗爭派,他們「成就」的共通之處就是與人民生活毫無關係,而且撕裂了社會、留下了惡根。這就回到一個根本命題,從政者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他們跟科幻小說作家提供的服務是否應該有些分別?


治理才是從政王道
香港的問題是多樣的,但核心只有一個,就是開創一個能夠為香港人生活提供保障和發展機會的環境,不只是為年輕人,而是要為所有人;年輕人的問題更為突出,更不容易解決,所以更易突顯。過去好幾年的政治鬥爭讓我們真正看到曾經被忽略的社會不公、怨恨和憤怒,中央最近頻頻出手,看似有效打擊了毫無結果的港獨和街頭抗爭,讓它們偃旗息鼓,但如果不能將社會焦點轉移到公平正義之上,繼續像過往那樣,只是口頭的、走走過場的改革,如何嚴厲的打擊都只能治標不治本、「衝衝子」又會捲土重來。香港的社會衝突絕非偶然,更不是因為香港人「食飽飯、無嘢做」,而是因為「食唔飽」,年輕人直腸直肚,是怨恨的放大鏡,很可惜他們應對的手段是錯誤的。


很多人說,如果中央用同樣的果敢措施讓香港社會發生改革,如指令香港政府改弦易轍,將民生政策、社會公平正義放到首要位置,必然會一石二鳥,既解決了政治紛爭,還可以讓社會復歸和諧;既緩和了「兩制」矛盾,還可以重建「一國」認同。然而,如果什麼事情都要中央代勞,香港追求的高度自治是否還存在?老實說,我無法相信港府能夠解決香港面對的問題,這不是對能力的評價,而是這個政府連正確的認識和啟動改革的魄力都沒有。就好像抗疫一樣,香港當然做得到,但最終還是要中央出手,它成為無奈之中的唯一選擇,因為港府官員缺乏承擔。如果香港繼續沉醉在雜亂的虛幻想象之中,繼續在漫畫書中尋找自己的角色,港府繼續縮手、中央持續出手,這確實不再是「港人治港」。話雖如此,政治場域的風雨交加既可以是混亂,亦可以證明香港人決心求變,只要將橫衝直撞、和勇不分的無意義躁動轉化為堅持改革、理性抗爭,找到出路並非如此艱難。


香港人都知道中美之間正進行世紀大鬥爭,有機會發展為一場冷戰。冷靜的人看得見,當美國總統和國務卿不斷叫囂着制裁中國、禁止TikTok經營、從德國撤軍等不知所謂的政治妄言,中國政府卻積極而謹慎地恢復經濟,包括啟動2035年遠景目標的規劃。數據告訴我們,美國經濟第二季度下滑超過32%,相對於中國增長的3.2%,現實比較再次證明專心於治理比虛幻而嘈雜的政治更來得現實。當兩種情況都活生生呈現在我們面前,香港人究竟應該選擇什麼其實並不困難。希望在政治爭吵塵埃落定之後,中央政府、香港政府、城中各路政治力量、社會精英能夠反思香港前路,不要繼續讓光陰流逝,而是要下定決心,堅定地推動改革,實現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心中追求的改變。


https://www.hk01.com/article/506363

The Forum post is edited by Admin Aug 4 '20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