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畏浮雲蔽日 疫情後的世界主題 | Forum

Admin
Admin Jul 30

HK01: 勿畏浮雲蔽日 疫情後的世界主題




過去半年多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改變了這個世界。人們早有預期的經濟影響,也正以具體數據的方式顯現。


世界銀行(World Bank)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將下滑5.2%,是為「二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世界銀行在相關報告中稱,2020年新興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速將萎縮2.5%,這是1960年有數據以來的最差表現。


而歐美就更慘,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7月17日的預估,美國在第一季度出現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萎縮後,更會在第二季度萎縮37%(按年率計算),全年萎縮6.6%,近1,500萬美國人失業。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7月7日表示,預計歐元區經濟將在2020年收縮8.7%。


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幾乎所有人都寄予厚望的疫苗,尚不知何時才能研發成功,即便成功,也不知是否能真正阻斷疫情。
更糟糕的是,疫情新挑戰之外,還有國際關係的傳統挑戰。中美結構性矛盾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大爆發。僅7月以來美國《香港自治法案》、批准對台軍售、因新疆問題制裁中國官員、限制華為員工赴美簽證、宣佈將封禁抖音、發佈全盤否定中國主張的南海聲明、派遣雙航母南海軍演、關閉侯斯頓總領事館等。中美之間產生事端的速度幾乎已經可以用日計算。


人類社會過去的經驗教訓是,大危機往往伴隨大衝突。當「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百年一遇的大瘟疫。世界究竟將何去何從?


疫情防控為民粹政治埋單
要阻止經濟持續下滑,當務之急仍然是阻止疫情蔓延,在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之間尋找合理的平衡。人類同新冠病毒(SARS-CoV-2)的鬥爭已經持續了半年多,不少人試圖從現有經驗中找到應對答案。


中國經濟二季度逆勢增長3.2%,歐洲大部分國家已經控制住疫情,開始重啟經濟。從全球來看,已經復工復產狀況較好的大都是疫情防控成效顯著的地區。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很多國家的疫情防控非常糟糕。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Ghebreyesus)7月13日表示:「很多國家走向了錯誤的方向。新冠病毒仍然是我們的頭號敵人,但是很多國家的政府和民眾的行動沒有反應出這一點。病毒肆虐,一些國家的領導人釋放出混亂的信號,侵蝕了應對疫情最為寶貴的信任」。在外界看來,此處的批評無疑針對美國和巴西。


喊著「美國優先」上台的特朗普暴露的不僅是自己衛生知識的匱乏,更有目光之短淺、不知所措、只會推卸責任的自私自利。喊著「巴西優先」上台的博索納羅站在積極防控者的對立面,身處僵局對矛盾毫無解決能力。他們都是民粹主義政客,以個人政治利益為最高宗旨,導致疫情失控。另外,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情況也是一樣,儘管後來英國政府防疫措施有所改進,但疫情一度大爆發,四萬多人死亡,甚至約翰遜自己也因確診新冠肺炎一度住進ICU,英國疫情狀況與約翰遜的不負責任、防控不力密不可分。


全球疫情防控形勢異常嚴峻的背後,顯示出民粹主義政客的治國水平、危機處理能力和道德擔當跟不上疫情防控需要之間的矛盾。對民粹政客來說,治國技能的短板本該靠廣納諫言,任用專業人才來彌補,但最終,他們中不少人將選票當成了奮鬥目標,將選票數量和治國能力畫上等號,將專業人士放在對立面當成推卸責任的對象,德不配位而不自知。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疫情儘管只是一次突發事件,但足以以小見大,成為檢視政治人物品性、能力的照妖鏡。


疫情為成熟政治領袖撥亂反正


過去幾年,有多少人靠善於處理「媒體問題」發表煽動性言論上位,有多少人利用民眾對現狀不滿的情緒靠詆毀精英上位,今天就有多少疫情防控上驚慌失措、犯下大錯的在位者。


當潮水退去時,會看出誰在裸泳。疫情雖然還未結束,但也已經開始撥亂反正,肯定那些真正有能力應對危局的領導人。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近來支持率猛升至80%,她所在的中右翼政黨基民盟(CDU)的支持率更是從疫情之初的28%上升到了39%,一改過去五年默克爾聲望連年下跌的局面。原因無二,默克爾政府疫情防控上的成效獲得了民眾的認可。就病死率來說,目前德國只有4.8%,而美國為5.6%,英國高達14.2%,法國為18.9%。德國的治愈率也遠高於其他國家,達到了92.1%。


三度連任總理,帶德國渡過歐債危機的默克爾先後在《福布斯》(Forbes)雜誌的「全球最有權勢女性榜」上出現過14次。但2015年允許大量難民進入德國的決定讓她付出了巨大的政治代價,難民問題激化了民粹主義和極右翼勢力在歐洲的崛起,在其總理任內,極右翼政黨「另類選項黨」(AfD)首次登堂入室,成為德國聯邦議院的第三大政黨,其個人和執政聯盟的支持率在過去五年屢創新低。就是在這樣的局面下,默克爾面對疫情仍然能保持清醒的頭腦,拒絕靠簡單迎合民眾來提高支持率。


當亞洲疫情爆發,其他歐美國家的政客忙著藉指責中國收穫民意時,德國積極儲備醫療設備為疫情爆發做充足的準備,當德國的疫情爆發後,其他國家的政客為保住經濟一再延誤採取積極防控措施,默克爾和聯邦各州州長們選擇遵從專家的建議嚴格執行禁足令。在不少國家選擇只收治重症時,德國的做法是「相對較早就開始對症狀較輕的人進行檢測」,而不是等到他們的病毒已經發作,再派人跟蹤治療。凡此種種,讓默克爾收穫較高聲望。


韓國疫情爆發之初,總統文在寅的支持率只有44.7%,但是疫情得到有效管控後的2020年5月文在寅的支持率高達70%以上,打破1987年以來韓國總統就任第三年時支持率從未超過50%的規律,創下新紀錄。4月的韓國國會選舉中,文在寅所在的共同民主黨斬獲180席,獲得60%的席位,也是自1987年來,首次出現由單一政黨佔據國會五分之三議席的情況。不照抄他國經驗,沒有將精力用在轉嫁矛盾、批評中國輸入疫情上,這種直面問題不逃避不推諉的積極防控就遠非一些民粹政客可比。


更多請參考HK01網頁https://www.hk01.com/article/504540

The Forum post is edited by Admin Jul 30
Share: